当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读会 -> 正文
过年突小炉子锅
发布日期:2020-02-05    作者:张振中 阅读:

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农村物资匮乏,但过年时家家户户的餐桌上大多会摆放一个黄泥小炉子。3600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百福手游寒冬腊月,老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,将池塘边和自留地旁的柳树砍伐回来,劈成四五寸长的小木片(俗称小把柴),纵横交错堆码在家门口晒干。这是春节突小炉子锅的主要燃料。

大年三十晚上,年夜饭前,老祖父将黄泥小炉子摆放在桌子的中间,下面用一块厚木板垫着,怕炉温高烫坏桌面。老祖父是一位造船的大木匠,劈柴活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,因此我们家烧小炉子小把柴颇具特色,短而薄,根根一样长,片片一样厚,点火易燃,火焰旺盛。小炉子上放一口双耳的小铁锅,老祖母将配置好的汤汁放在锅里。小炉子周围摆放着热气腾腾的红烧肉、煮鱼、生腐、千张、山粉圆子、粉丝等菜碗。3600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百福手游老祖父用火钳从柴锅洞里夹来烧着的小把柴放在小炉膛里,不一会儿,炉子锅里的汤汁开始涌动。

平时,大人们不容许我们小孩坐桌子,只有三十晚上吃年饭我们才有机会趴在桌子吃饭呢!小炉子锅“哗啦哗啦”地突起来哪,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围坐一桌,喜笑颜开,开始吃年饭啰!老祖母不时向小炉子锅里添菜,老祖父边喝酒边掌控炉膛里火候,不失时机地添块小把柴。那小炉子锅突得热浪滚滚,雾气沸腾,香气缭绕,炉火熠熠映红我们的脸庞,幸福的时光在一团炉火里流淌。我们这些孩子小馋猫一样尽情享受炉子锅里的美食,好不开心啦!当老祖母将一碗生腐条倒进滚烫的小炉子锅里,再放点熟猪油与佐料,突一会儿,一股清香飘逸。生腐经过滚烫的油汤滋润,吸足油水,柔软嫩滑,特别爽口好吃。老祖母说:“生腐好吃,那味道是小炉子锅突出来的。”

正月初二,家里来客人,小炉子锅捧上桌,周围摆着荤素搭配的菜碗和新鲜的蔬菜。3600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百福手游老祖父和父亲陪客人喝酒,小炉子锅里的汤汁突得“哗啦哗啦”响,父亲不时向炉子锅里添加茶叶蛋、生腐、米粉圆子、粉丝、豆腐、菠菜等。那热乎乎的菜,那可口的汤汁,喝点老酒,令人好不惬意呢!

虽然天寒地冻,但是主客大汗淋漓,几杯热酒进了肠胃,彼此有聊不完的话题。俗话说“炉火笑,客人到。”果不其然,这不又来了几位远房的亲戚,小炉子锅又添菜突起来,父亲陪着客人继续接着喝酒。正月里像这样轮番来客是常事,小炉子锅成天到晚不歇火。

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走上三尺讲台初为人师。有一年寒假,天空中飘浮着鹅毛般的大雪,气温骤降,滴水成冰,我和另一位老师假期护校。学校离食品站很近,正值大量屠宰年猪供应春节市场,我“走后门”才买到半爿猪头,准备吃猪头火锅暖暖身子。学校老炊事员会烧猪头火锅,先用白萝卜和黄豆烧猪头肉,然后盛在小锅里,放在黄泥小炉子上突。那猪头肉经过小炉子文火慢焖,大约个把小时后,鲜美的味道“突”出来,香气氤氲整个厨房。我们三个人围炉而坐,边侃侃而谈,边咪着老酒,尽情享受小炉子锅突猪头肉。36008.com_【官方首页】-百福手游那猪头肉的味道地道,芳香诱人,肥而不腻,口齿留香。一番狼吞虎咽,猪头肉所剩无几,在原汁原味猪头肉汤里突一把腌白菜,酸溜溜的,更是妙不可言,嘴唇都黏住了。那年代物资匮乏,一切凭票供应,小学教师在雪花飞舞的三九天能吃回猪头火锅那是一种奢侈呀!

过年突小炉子锅,在我的家乡历史悠久,文化内涵丰富。突小炉子锅可以大杂烩,一锅端,亦可一个菜,单一化,方便省事。人们清楚地记得,上世纪六十年代餐桌上是粗糙的黄泥小炉子,七十年代是精致的小炭炉子,八十年代是电炉子,九十年代是电火锅,两千年后是电磁炉或液化气炉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,餐桌上小炉子华丽转身,一次比一次先进,一次比一次漂亮,一次比一次方便快捷。然而,我总觉得餐桌上电磁炉突出来的味道,根本不如小时候黄泥小炉子锅的味道。夜阑人静时,我常寻思一个问题:为什么自己总是难忘小炉子锅的味道呢?黄泥小炉子锅突菜的味道究竟从何而来呢?原来,小炉子锅的味道是“突”出来的,是经过微火慢煮,把食物营养和精髓“焖”出来,“煮”出来的。

如今,朋友相邀,走进城里灯红酒绿的火锅店,点三四个菜,要一个火锅。将菜倒进五颜六色的沸汤里,高温加热,就可以喝酒吃火锅了。尽管火锅汤汁里大厨配置一些调味料,吃在嘴里舌头感到麻辣辣的,年轻人直呼过瘾,我却不以为然,除麻辣味道之外,似乎没有尝到任何的味道。甚至感觉到肉生,菜不熟,肠胃在“翻江倒海”中向我发出抗议的信号呢!

北宋文学家苏轼是一位美食家,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美食经典之作。古代骚人墨客相聚饮酒,一般很讲究,餐桌上必有小炉子锅突着,一边饮酒,一边吟诗作赋。古往今来,美食与文化总是投缘。与其说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”不如说,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小炉子锅突也。

抚今追昔,那年月过年不突小炉子锅就不叫过年,来客不突小炉子锅那不算好客待人,喝酒不突小炉子锅那就没有雅兴,骚人墨客相聚不突小炉子锅那就没有文化的氛围,文人不突小炉子锅可能就没有创作的灵感。突小炉子锅既是我家乡的传统特色,又是地地道道的一道美食,更是一种浓浓的乡土文化。传统文化不能丢弃,不妨在都市里开几家小炉子火锅店,那生意肯定爆满。文人墨客结伴慕名而来,围炉而坐,把酒言欢,激扬文字。

突小炉子锅,如品读人生百态,生活亦如此,人生也亦如此。精彩的人生是熬出来的,辉煌的岁月是“突”出来的。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